每日論語 |第314集|悟道法師主講

  • A+
所屬分類:每日論語

每日論語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三一四集)  2019/10/2  臺灣  檔名:WD20-037-0314

下載視頻下載MP3

諸位同學,大家早上好!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《論語講記》,〈顏淵篇〉第八章。

【棘子成曰。君子質而已矣。何以文為。子貢曰。惜乎。夫子之說君子也。駟不及舌。文猶質也質猶文也。虎豹之鞹。猶犬羊之鞹。】

「為省時間,只講採取的注解,考據則略過。」雪廬老人講,為了節省時間,只有講解採取的注解,考據的部分就略過。「棘子成是衛國人,與魯國鄰近,所以孔子說:魯衛之地,兄弟之邦。」就是接近,魯國、衛國是兄弟之邦。「棘子成在衛國出仕」,在衛國做官,「他的先祖是殷人」,是殷地這裡的人,「世代為學者,但是思想不同於孔子」,思想跟孔子不同。

「只要是為利益大家,方法不同也無傷」,方法不一樣,只要對大家有利益,也沒有關係。「老子、楊朱、墨翟都是為利益大家,和今人不同。」他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利益大家的,跟現在的人不同,現在人都是學自私自利。「棘子成與孔子學說不同」,學術、說法不一樣,「孔子問禮於老聃」,就是老子,「禮有規矩」。「老子對孔子說去子之驕」,就是要去驕慢,這是禮的根本,「孔子很讚歎老子」。「巢父、許由、原壤,孔子也沒有說他們不好。又如長沮、桀溺,孔子也沒有毀謗,孔子與老友原壤交情極篤。原壤不通人情事故,如何能齊家治國?若不能齊治,更不能成佛」,齊家治國就辦不到,更不可能成佛。「佛法在世間,不離世間覺」,這句話非常重要,所以世間法做好了,學佛法才有基礎;沒有世間法的基礎,學佛也不能成就。所以佛法在世間,不離世間覺,在世間法裡面覺悟了就是佛法。「我們現今學這個,誰也不求,是自己求往好路走」,求自己,「求人不如求己,愚人求佛不求心,智人求心不求佛」。這個開示就非常重要,求人不如求已。愚癡沒智慧的人求佛保佑,不求自己的心,不求改變自己的心態;有智慧的人他懂得求心不求佛。佛是教導我們要自己求,所以佛法叫內學,你不能往外求。所以愚人求佛不求心,智人求心不求佛。求佛不求心就是心外求法,求心不求佛就是往自己內心求。所以佛法教學就是教人往內求,不能往心外求,往心外求就成為外道,就違背佛的教導了。

「從前稱孔廟為文廟,講究文化,有文章制度。文在外,內為本質,本質是直率不曲」,沒有彎彎曲曲的,「直率就是誠,不是壞事,禮貌也不是壞事。孔子以外其餘學說」,這些學術、說法,「只取文質其中之一,孔子是文質二者合論」,文跟質兩個合起來講。「如有人問君子,孔子說:文質彬彬,然後君子。你們懂這個,注書就不會錯,否則,就是門戶之見互相攻擊而已。」

「你們的本質好,只是所受的教育不好,今人本質也變了。」大家本質都很好,但是受的教育不好,教壞了。所以現在的人本質也變了,本來是好的變成不好了,這是教育不好的關係。

『棘子成曰:君子質而已矣,何以文為?』「棘子成與子貢談話,他說:君子質而已矣,君子採取本質好就可以了,何以文為,何必又有規矩?一說質一說文」,一個是說質、一個是說文,「棘子成認為只取質就可以了。棘子成知道這與孔子學說不同」。

「這是棘子成與子貢談。大家先思惟思惟,你要如何回答。吾在作詩的功夫上,曾如此用功五年,貢高我慢的習氣於是消除了,知道自己不行,學問才進步。詩文要作得好,在思想見識上」,詩跟文章要做得好,主要在思想跟見識這上面,「方法只是陪襯而已」。「作詩文如唱戲的樂器板眼,全在角色的念唱作打四個字上。」這講到樂器板眼,像我們佛門唱讚也是樂器板眼全在這個角色,唱念本人念唱作打這四個字上面。

『子貢曰:惜乎,夫子之說君子也,駟不及舌。』「子貢回答,可惜夫子,這是指稱棘子成,可惜你說君子何以文為,不說你說質而已矣,這是作文章,先作結論。」這個就是文章先做結論,可惜你說君子何以文為,他就不說你說質而已矣,你只是說質而已,就不重視文了。

「駟不及舌,你說出來的話,收不回去了。從前沒有電報,最快的工具為馬,兵車駟馬,說話一出口,駟馬追不回來」,四匹馬也追不回來了。這是講講話,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,你話講出來,收不回去了,所以講話也是必須謹慎。

「從前到元朝的祖師也注帶業往生,怎麼能說以前未說帶業往生?而西坡他自己說到清代才說帶業往生,為何西坡要全噴在後人身上?這也是駟不及舌,收不回來了。」雪廬老人又講,當時有人說消業才能往生,帶業不能往生,帶業往生說法是到清朝的時候才有人說,以前沒有。雪廬老人講,元朝的祖師就說了,不是到清朝才說的,為什麼把這個都推給以後的人?講這個人自己沒有好好去看佛教的歷史、祖師大德的語錄,很輕易這個話就講出來,講出來駟不及舌,收不回來了。「說消業往生,他要到何時才消完今日的業?業有表色之業,至於無表色之印象,如何消?他出諸口,又筆諸書」,不但用口說,又出書了,用筆寫在書上,更收不回來了,駟不及舌。「孔子告誡人說:謹言慎行。又說:其言也訒。」所以孔子告誡人講言語要謹慎,謹言慎行,行為要謹慎,言行都要謹慎。

『文猶質也,質猶文也,虎豹之鞹,猶犬羊之鞹。』「率真有什麼不好?以下是子貢解釋,文猶質也,這段注解很糟,其中朱子最糟。猶一字,錯講」,一個字講錯了,「則全部意思都變了」。雪廬老人給我們舉出來,以下文猶質也這段的注解,自古以來注解都注得很糟,其中指出宋朝朱子注得最糟,猶這一個字講錯了,全部意思都變了。「有了文就是有了質,有了質就是有了文,不能更改,質就算文,文就算質,這兩句說出棘子成的意思。」

「下面是子貢的意思。如果依您的說法,虎豹與犬羊都有皮,毛長在皮上,皮是皮,毛是毛,虎豹皮與犬羊皮,哪一種比較尊貴?若一樣,為什麼不披犬羊之皮,為什麼大家要披虎豹之皮?若文質都一樣,為什麼教師的西席要鋪皋比虎皮,而不鋪犬羊皮?所以文質不能離開。文是文,質是質。若去除禮文,那君子、小人就難辨別了。」

好,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。雪廬老人的開示,我們也要不斷去溫習,才能體會它的真實意。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。阿彌陀佛!

weinxin
微信公眾平臺
網站義工QQ號: 9433115 www.zdjiwe.live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